似苦又甜

我承认有时候,我挺迷恋身体深处那种荒芜感。那让我觉得自己像是广袤湖泊边的一颗冰凉石头。


海浪的声音大概就像是一生已经用掉了一半。 ​

——华衣吹笛人

下午的阳光很美。一切都在同时进行:我想着你,我困着,我用手机给天空和建筑拍照,我在出租车上睡了过去。我想象着同样云很美的一天,你很老了,我也不再年轻。 ​

——少年岛

你又能有多喜欢夜晚,不过世间万物中,夜晚最像是生活的反面。 ​

——华衣吹笛人

我们会不会一起去很远的地方,多远呢,就是住在有蓝色阳台的小街道里,狭小的楼梯只能走一个人,清晨我雀跃地下楼买咖啡和报纸,你能听到木地板咯吱的声音,抱怨我选了不好的地址。旁晚我们乘车去郊外,离开五颜六色的房子,在满天星星的夜空下笨拙地搭起帐篷,然后抱着头躺下,一边喷驱蚊水一边说些不着边际的话。在第二天回到城市的公路上,又计划着从陌生的地方,到更陌生的地方去。

——喜漾

2018年是我迄今为止的人生里很重要的一年。

我与曾以为的爱人最终失散了,还保持着最后一点点没有撕破脸皮的体面。我一直觉得“生病”是件很遥远的事,直到身体也被插上导管。知道体检出问题的时候我还嘻嘻哈哈的,以为上午手术下午上班。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妈妈像小孩一样哭了起来,走廊人人太多了我只好笑话她丢人。

我也是第一次知道麻醉醒来

很早的时候我就懂了,一个人永远无法真正的抚慰另一个人,“感同身受”和“地久天长”一样是某种幻觉。

“人生不必如初见,现在比之前更爱你”

年初时以为自己将度过很好的一年

有爱人在身边 工作在其位谋其职 况且自己总是愿意学习的

朋友玩笑说看来她还旺我

到了夏天命运急转直下

整个秋天我都像忍耐术后刀口疼痛那样

警惕自己的破碎




“都爱过,自然也就知道什么是爱,什么只是选择。” ​​​

「坏了千万盏灯,烧光每段眼神,才发现与你衣不衬身。」